影视广告人的思考

文丰影业 发布于 2015-08-12 频道: 宣传片
    同城恩怨的起因,一是由于职员的活动,一城的广告圈就那么大,广告人跳槽货广告公司之间挖角,难免又语言上的摩擦灾圈内传将开来,就“结下梁子”;二是由于争客户,一个省会城市总又个二、三千家广告公司,僧多粥少,在统一客户眼前贬低同行成为争生意时的惯用手法。这种有失水准的做法,既损害自身形象,也损害广告业的形象,两败俱伤。
    聚拢到广告业内的各路仙人,本质上是文人。曹丕说,文学乃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。曹丕本身是大诗人,也有文人自视过高的一面。曹丕又说,文人相轻,自古而然。就算是进化到21世纪,这条尾巴还没有割掉。同行之间,尤其是同城的广告公司之间,明枪暗箭你来我往是常有的事儿。
    广告是一门专业,也是一项沟通的事业,广告主与广告公司的沟通应建立在同等对话的基础上。尤其是广告公司,要明确服务行业的本质,真正把广告主当上帝。本土一家着名广告公司索性把公司理念概括为“马桶精神”,既塌实,又能为客户解决后顾之忧。背离了服务的精神,一家广告公司是走不远的。
    而桌面上的说法,则是“战略合作伙伴关系”,真正能做到的,恐怕寥寥无几,一方面是广告公司将客户当练兵的实验品,另一方面客户以比稿的方式索取广告公司的聪明。
    矛盾关系说:广告主是广告公司的上帝与天敌。
    交换关系说:拿人钱财,替身消灾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谁也不欠谁的。
    动物关系说:广告公司以为,广告主最好是猪,头脑简朴任我摆布;广告主以为,广告公司最好是狗,摇尾乞怜惟命是从。
    广告是依附性行业,是服务性行业,通过自己的服务换取公道的佣金与报酬,只有客户的成功,才有广告公司的饭碗。关于广告主与代办代理商之间的关系,有几种形象的说法:
    “年年岁岁笑书奴,生世无故同童贞。世上谁人不读书,书奴只为读书死。”明代思惟家李贽的这首诗,嘲讽了那些死读书、读死书的书奴。广告界有热爱读书的良好风习,但也充斥着太多的书呆子气、本本主义、广告八股、广告乌托邦等等。良多可以当作家的人成为了广告人,极富想象力、煽动力的方案,在客户那里根本就是脱离实际的。看过几本书后,更多的是模仿乃至抄袭,造就了广告界的赵括们空言无补。鲁迅先生提倡读活书,读“社会这部大书”。对广告人而言,除了书本,更要读“社会这部大书”。社会大书中永远的主角是永远变化着的消费者,广告人的工作就是围绕这位主角而展开,否则就是在黑暗中向情人抛媚眼。
别人眼里,这是个投契的行业。投契的名声在中国向来不太好,广告公司因此被视为空手套白狼,“防火防盗,防拉广告”的说法,就是真实的写照。除了国际背景的公司与本土的顶级广告公司,众多的中小广告公司仍处于被客户“防”着的境地,难以与客户同等沟通。

马丁一针见血地写道:“在任何行业,看表被视为恶意,但在广告界却被指为犯罪。”广告人往往在透支自己的年青与健康,台湾一位年青广告人因过劳猝死,在广告圈内引发了一点讨论,但唏嘘过后,一切仍在继承。有人戏言,午夜还在街头浪荡的人,除了妓女就是广告人。竞争的残酷,利润的菲薄单薄,使得众多公司难以维持生计,造就了一批批义士。

    别人眼里,这是个轻松赚钱的行业。广告人的收入在整个社会分配体系中不外中等甚至偏下,至于轻松,则更谈不上。早在1958年。美国作家马丁·梅耶就写了客观描述美国广告业的《美国麦迪逊大街》一书。在麦迪逊大街,遍布广告公司,被马丁描写为“单调而无趣的地方”,夜以继日、通宵达旦迪工作是家常便饭。
类别:公司新闻